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0章
????晚些时候,?王府里掌了灯。

????楚云非坐在高处,?看四处都有婢女走动,?两人一组合力去取下灯罩,?把浸在灯油里的灯芯挑起,?点燃之后再把灯罩盖回去。

????他第一次见的时候觉得稀奇,?明明凭一点法术就能连接全府的灯火,一处亮,?处处亮,?再不济还能用机关之术,?为何要用这么多婢女来做这事?

????鬼王坐在书房中,?一面批着折子,?一面解释与他听。

????“阴间不比阳间,此间岁月漫长,?留在这里的人若每天不找些事来做,只怕一刻也待不下去。”

????每天等着掌灯时刻的到来,?一天又一天也就糊涂地过去了。

????见底下的宫灯一盏接一盏地亮起,将少年漆黑的眼眸都映入了点点火光,他只看这鬼境的日常之景看得出神,?身上较平日少了许多尖锐。

????鬼王坐在对面看他,?温和地开口问道:“重湖与清嘉今日来找你了?”

????“你看到了?”少年一手支撑着额头,?在餐桌上也没有吃饭的样子,跟无论何时都自然保持着仪态的鬼王不同。

????这一桌饭菜一半是阳间之物,一半是阴间之物,只不过多数是他在动筷,?鬼王并不怎么进食。

????他察觉到鬼王的目光,回过头来,挑了挑眉,鬼王这才问道:“她们没有为难你吧?”

????楚云非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说道:“你怎么跟我的婢女问一样的问题?这个王府里除了你之外,还有谁能为难我?”

????鬼王的反应却比小婢女要沉稳太多,只对他温和地道:“没有就好。”

????随即迎着楚云非的目光,又是微微一笑,说道,“要是她们来找你麻烦,你要多担待些。”

????他还记得雪姬当日的狼狈,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撬了墙角。

????楚云非一哂,拿着筷子,从桌上菜肴中随意捡了一样。

????光是看这阴阳两界的食物还真的没有什么区别,只不过鬼物感觉不到阳间食物的香气,而阴间的食物在他闻起来也是寡然无味。

????他夹起一块肉片放在碗中,垂着眼睛漫不经心地道:“你只要牺牲自己漫长的时间,多陪陪她们,她们就不会来找我的麻烦。”

????他说着,忽然在鬼王的目光中若有所思地停下筷子,看向他,问道,“说起来,你擅长丹青?”

????“重湖与清嘉告诉你的?”坐在对面的鬼王没有否认,俊美的面孔上浮现出些许笑意,“谈不上擅长,只是对丹青之道略有涉猎。”

????他说的那么谦虚,寻常人听了只会以为他是个业余爱好者。

????只有楚云非见过他父亲挂在书房里跟宝贝似的供着的画,知道狄琰这个名字在世人心中代表的是什么,不然简直要被他这么谦虚的样子给蒙骗过去。

????“别谦虚,我曾经见过你的画。”他放下了筷子,露出沉思的神色,“只不过你的画作很少流传于世,我只见了一次——”

????鬼王见他想了半天,似乎是想找些词来形容那幅画,可因为对丹青一道实在没有什么兴趣,说不出笔酣墨饱、传神阿堵之类的词来。

????最终只抬眼看自己,简单粗暴地夸了一句:“画得很好。”

????鬼王几乎失笑,想了片刻之后才道:“投了珩王,在他麾下行军打仗之后,我便很少作画,后来因为封地被破,过往的画作放在家中,也大部分被烧了。”

????虽说是被烧了,但在他俊美的眉目之间看不出有半点惋惜。

????楚云非又捡起筷子,把注意力又放回了食物上,问道:“你现在还画吗?”

????鬼王看他,少年从来都可以无视他的目光,只留下头顶跟低垂的眼睫给他看。

????面前的人要做什么从来随性,像今天想起要钓鱼,起床后就在亭子里钓了一整天。

????鬼王开口道:“为何忽然对我的画有兴趣?”

????重湖与清嘉在他面前说起三人过往,意图要引他嫉妒,总不会只提起这些。

????偏偏他好似就忘了其他,只问他的画。

????楚云非眼也不抬:“不是你自己说的,要想了解你的过去就问你,而且你这么神神秘秘,旁人都以为你是又老又丑才要戴着面具,她们说你本名是狄琰,擅长丹青,所以我才问问,不想说就算了。”

????鬼王想了想,说道:“书房里应当还是有几幅的。”

????这么漫长的岁月,突然有了很多时间,他也重新拿起了画笔。

????他看面前的少年,温和地问道:“你想看?”

????楚云非没有想到他答应得这么干脆,微微皱眉,抬起头来时还是平常的表情,坦然地道:“想看。”

????鬼王说道:“等一下带你去看,先用膳。”

????提到书画,如果他呈现出来的样子太过光明磊落,就说明他的书房里肯定没有自己想要找的东西。

????这个计划一点也不通。

????这条路虽然被封死了,不过想到他的画作,晚饭后楚云非还是跟他去了书房。

????在书房里,鬼王把自己的画作随意地抽了出来,打开给他看。

????楚云非看到这些画卷全都随便地堆在一旁,有些还插在巨大的花瓶里,主人显然并不怎么上心,所以自己来了好几次都没有注意过。

????画卷在书桌上徐徐展开。

????先是一片云雾,然后才是灼灼夭华。

????楚云非看着画中的山寺桃花,感到一股灵气迎面扑来。

????跟如今岛上盛放的那树桃花不同,这一幅图上是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的景象。在这深山之中,一片桃花灼灼,非常好看。

????他的目光停留在这画卷上:“这是你当初去过的地方?”

????狄琰的眼中同样映出桃花灼灼,轻声道:“大商三十二年,征战,途中经过这里,身上伤势恶化,就在这清静之地休养了半日,跟寺中的主持有过一番交谈。”

????楚云非道:“乱世之中哪里还有清静之地?便是避入深山,也依然逃避不了战火,你们之后在那里开战了吧?”

????鬼王没有否认。他当时带着二十名精兵要赶上大军,身后有追兵伏击。

????不过停留了半日,便在山寺中被追上,陷入了一番苦战。敌人的血染红了寺庙的墙,亲兵的热血溅落在地上,比树上的桃花更鲜艳。

????经此一役,他身边的人尽数战死,他身上的伤势也加重了,寺中剩下的老住持跟小沙弥不能继续待在这里。

????老住持要去山林更深处,然而林中凶险,小沙弥不能跟着他。

????于是临走前便让小弟子跟了他去,小沙弥背上行囊,搀扶着这少年将军,跟他走了。

????正如少年所言,乱世之中,无人能够独善其身。在深山之中长大的小沙弥战战兢兢地陪他行了一路,见了这世间苦难,脸上的惊痛一天比一天麻木。

????他们追上了大军,鬼王要按照他师父的叮嘱,让他去附近的清凉寺挂单。然而小沙弥拿着他开的手书,去了之后又折返,却是拜别了佛主,要学门中师兄,以霹雳手段去解救天下苍生。

????蓄起了发的小和尚进了他的军队中,从一名小兵做起,他看着这少年渐渐长成了青年,从珩王封地一直跟到楚王麾下,在他身边一路从亲兵做到了副将,最后跟他一起战死沙场。

????鬼王原本不是很愿意再想起过往的事,过往已成云烟,而且也不能再更改。只是今日看起这张画,跟眼前的人说起曾经的事,令他又想起了这个跟了自己最久的副将。

????他慢慢开口道:“若是当日我没有从那里经过,他跟他的住持应该好好的生活在寺里,而不会陷入乱世之中。”

????楚云非看着这一代名将,看着他俊美无俦的脸庞,忽然道:“人的命数是已经注定的,你知道在昆仑藏书室里有很多书。”

????鬼王看他,点了点头:“知道。”他自从做了阎君麾下的十一王驾,对这天下的修真门派也有了足够的认知,不再同凡人时一样无知,“昆仑的藏书如何?”

????楚云非道:“据说其中记载着古往今来每一个王朝的气势,也记载了这些王朝里每一个人的命数,你一翻就能看到。”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